突遇鸟群撞机、发动机起火特情,危机四伏的23分钟里,避开闹市城区,驾驭战机带火着陆,创造飞行员和飞机双重安全、无地面附带损伤的航空史奇迹。请看海军某舰载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——

580)this.width=580;” onclick=”window.open(this.src);”
src=”_001/2017/08/20170822005227783.jpg”>

摘要:
8月18日,央视《军事报道》播出了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,驾驶歼-15战机起飞不到一分钟遭遇鸟群迎面撞击,左侧发动机突发火情,在塔台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、僚机全程伴随提醒下,袁伟沉着应对,10分57秒接收指令50多条,完成操作上百次,成功满载、带
…8月18日,央视《军事报道》播出了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,驾驶歼-15战机起飞不到一分钟遭遇鸟群迎面撞击,左侧发动机突发火情,在塔台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、僚机全程伴随提醒下,袁伟沉着应对,10分57秒接收指令50多条,完成操作上百次,成功满载、带弹着陆,今天,记者拿到了事发当时袁伟与塔台的通话录音,让我们再从声音感受惊心动魄的10分57秒。【密集警报】飞机警报:滴……!人声报警:左发超温!飞机警报:滴……!人声报警:左发失火!飞行员袁伟:撞鸟了!我撞鸟了!拐幺六撞鸟了!塔台指挥员卢朝辉:看到了!保持好状态!人声报警:减小左发转速,减小左发转速!塔台指挥员卢朝辉:改平坡度。飞机警报:滴……!人声报警:第一液压油面低!人声报警:移动液压故障!袁伟:密密麻麻,像一堵墙似的!咚咚咚咚咚!很明显地,感觉到飞机在震动。那一刻,袁伟的战机刚刚离开地面,紧随其后起飞的另一架歼十五上,飞行员艾群看到了袁伟飞机尾喷口的异状。艾群:发动机瞬间直接就撞失火了,很大一个火球。心里咯噔一下子,真的很可怕。塔台指挥员卢朝辉:能够改平坡度吗?可以改平吗?拐幺六?人声报警:液压故障,转手动。袁伟:可以改平。人声报警:极限仰角、极限过载……塔台指挥员卢朝辉:上升高度。袁伟:现在速度上不去,速度上不去。人声报警:极限速度!极限速度!艾群:现在左发后面有尾焰。袁伟:明白!艾群,是张超烈士身前同宿舍的战友。面对袁伟遭遇险情,他冒着危险全程伴飞。艾群:当时的想法就是,第一时间一定要上去帮助他,第二是千万不要在我眼前瞬间消失,当时心里面念叨的,千万不要在我眼前瞬间消失了,千万不要这样!战机迫降的航路上,两边是山,而前方又是一座人口近百万人的城市。卢朝辉:为了把飞机尽量不要在城市上空或者村庄上空来处置特情,所以好多东西我们都牺牲掉了,所以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很多的风险,这个风险由谁来担当?一个是飞行员,一个是指挥员,包括其它各个保障的一些单位,都在承担!袁伟在大家的指挥、配合下,艰难驾驶着飞机绕开村庄,避开城市。为此,他在死神面前,多坚持了将近一倍的着陆时间。袁伟:把城市避开以后,心情更加平复了。我没有把群众的危险置之不顾。当时想的,就算那个时候飞机爆炸,那就是我一个人,一个家庭。如果那么多人的话,无法想像。终于,袁伟驾驶重伤的歼-15返回了跑道的前方。由于飞机着火不能空中放油,战机必须在接近满油,还挂载着4枚导弹的状态下着陆,超出飞机设计极限值接近5吨。袁伟:我起落架放不下来!人声通报:放起落架!放起落架!多次尝试和应急释放,起落架终于打开。人声警告:左发失火!塔台指挥员:有烟带了!速度降低后,被强风压住的发动机火势增大。战机呼啸。就是在这样极端困难和危险的条件下,袁伟驾驶战机,以完美的姿态降落在跑道上。当袁伟跳出机舱时,战机的发动机已经腾起了一人高的火苗。此时,地面上的官兵们赶到了。臀部摔伤,被抬上救护车的袁伟看到了这样一幕。几十名地勤官兵紧紧围住冒火的战机,有的用水枪喷水,有的爬上驾驶舱关闭电门,有的爬上机背用灭火器灭火。而满载燃油的飞机,随时可能爆炸。后来,这些参与扑火的官兵们保住了价值4亿元的战机,但不少人吸入了灭火干粉,入院治疗。把危险留给了战友,这是袁伟心中面对这次险情唯一花了段时间才过去的一道坎。袁伟:但是我对战友的那份内疚感,哽咽……记者:就觉得把危险带给他们了。袁伟:我现在也会有。哽咽……其实回来以后,每看一次视频,对我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刺激。科普:飞机为什么会在空中撞鸟?飞机的速度比鸟快,在空中是无法刹车的,所以,只要有鸟进入飞机的航道,就可能撞上飞机。飞机是有严格的航道控制的,而鸟作为动物是无理性的,它爱怎么飞就怎么飞,人们只能尽量避开它或驱离它。遇到无法驱离或避开,可能就撞上了。季节和气候因素也会造成飞机撞鸟。季节和气候因素会促使鸟类活动变化很大,比如繁殖的季节,鸟类的活动可能更频繁更疯狂,而气候比如刮风或轻微的云雾,可能造成飞禽的视线和飞行路线偏离,所以,在繁殖季节和视线不清的情况下,空中撞鸟的几率大大高于平常。网友:袁伟为什么不选择跳伞?袁伟:飞机落到附近村庄怎么办?在起飞阶段遭受重创,距离地面不到百米,几十吨的战机可能瞬间坠毁。作为飞行员的职业反应,袁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:撞鸟的一瞬间,我想坏了,一会可能要跳伞!当时的塔台指挥卢朝辉说:“其实我的跳伞口令已经含在嘴边了!就看他状态能不能保持。”央广记者陈欣一年前到这支部队采访报道张超烈士时,袁伟说:“飞行员跟飞机的感情,不管出现任何问题,第一反应都是想挽救飞机。因为说句实话,跟飞机在一块待的时间,比老婆、孩子时间还多,对飞机的感情比较深厚。”一年后的这一次险情,袁伟同样没有轻易放弃战机,也没有唯求自保。袁伟说:“我刚离陆的时候,前面就是一个村庄,那个村庄很大,当时我要是从那个地方跳的话,跳伞了之后,不知道飞机往哪个方向去,也有可能落到村庄里面,还有一个右边就是机场。”沉着冷静、迅速有序,是记者采访中最直接的感受。空中撞鸟的一瞬间,作为战斗机飞行员的职业反应,袁伟已经做好了相应准备,塔台指挥员的“跳伞指令”也已含在口中。作为飞行员,当空中特情发生后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保住战机,更何况下面是村庄,前方是城市。袁伟的临危不惧,战友的紧密配合,让我们再次见识了航母航载机飞行员的“艺高人胆大”,这正得益于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武器装备性能。

英雄本色

准备驾机起飞的袁伟。邓露 摄

■记者陈国全 通讯员侯融 王晶

“我撞鸟了,我撞鸟了!”

某场站官兵和机务人员第一时间围上来,扑灭歼-15舰载战斗机左发动机燃起的大火。王俊柯

“左发失火!”

摄像机镜头忠实记录那惊心动魄的时刻——

“襟翼放不下来了”

起飞不到一分钟,鸟群撞向歼-15战机,腾起浓烟和火焰。

“起落架放不下来”

此后,急促简短的报告声不断传出——

……

“我撞鸟了。”“左发漏油了。”“发动机起火了。”“高度上不去。”“起落架无法放下”……

一出险情叠加着一出险情,歼15战机座舱内刺耳的告警声不断传出……2017年一天,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驾驶着“飞鲨”战机,从某机场起飞不到一分钟,突发鸟撞左发失火特情。在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下,在僚机全程伴随监控提醒下,袁伟舍生忘死奋力排险,成功挽救了战机,创下了战机撞鸟起火、载重超极限着陆、低高度单发着陆成功的航空兵特情处置奇迹。

夏季的一天,在飞机满载油量、高度极低、超重着陆起火的凶险情况下,面对一系列叠加的险情,袁伟驾驶“飞鲨”战机,与塔台、僚机密切配合,100多次零失误操作,依靠单发动机将带火的战鹰安全降落。

绝地

一个多月前的空中惊魂,早已归于平静。渤海湾某机场,战机的轰鸣声不时传来。在这支涌现出“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”戴明盟、“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”张超的英雄部队,战鹰一次又一次冲向海天之间。

“当时感觉像骤然钻进云里,眼前一黑。鸟撞进发动机里,飞机像打航炮一样咚咚咚地颤抖个不停!”袁伟说。

目送袁伟和战友们驾机起飞,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政委张中明语气坚定:“事实证明,我们是一支经得起摔打的部队!”

那天,袁伟驾驶着歼15战机刚离地不足百米开始转向时,突如其来的鸟群从左边飞扑而来,与袁伟的战机左发动机相撞。

历险

电传告警、火警告警、液压告警……驾驶舱内,告警指示灯频闪,刺耳的告警声同步传到塔台指挥室,所有人的心开始往嗓子眼提,气氛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。

“当时感觉整个飞机重重地撞了一下,机身咚咚咚地颤抖个不停!”回忆起那一幕,袁伟异常平静。

飞过9种机型、取得航母飞行资质认证的海军特级飞行员袁伟,在从军后的飞行生涯中,还是第一次遇见所有指示灯同时告警的特情。

回看当时的视频录像,氛围却是异常紧张。

“左发失火!”“左发停车!”袁伟报告。

那天,袁伟驾驶着歼—15战机刚离地不足百米开始转向时,突如其来的鸟群从左边飞扑而来,与袁伟的战机左发动机相撞。

此时,歼15战机实装满载,一旦火苗引燃油箱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左发失火!”“左发失火!”飞机座舱刺耳的自动报警声,通过无线电传到塔台指挥室。

“跳伞,赶紧跳伞!”这句话几乎憋在所有人的嗓子眼,但袁伟却只有一个念头:“我要把飞机带回去”。

“我撞鸟了!”袁伟同时通报。

按照特情处置预案,左发停车应该向左转。但飞机刚起飞,速度和高度都不高,左边就是200多米的山峰,十分危险。袁伟果断“右转”,深吸一口气,克服机内的告警声、屏显告警及耳机嘈杂干扰,精力集中、稳住心神、冷静操作。

飞过9种机型,取得航母飞行资质认证的特级飞行员袁伟,第一次遇见所有指示灯同时告警的特情。

实施正常着陆,战机对准跑道必须要往前飞,经过100多万人口密集的市区。歼15舰载战斗机属于双发重型战斗机,一台发动机在不开加力的情况下,推力无法提供所需动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战机的速度和高度正逐步下降。

准备驾机起飞的袁伟。邓露

如有不测,就相当于把一枚定时炸弹空投闹市区。“坚决不能把人民置于危险中。”袁伟选择“右转继续飞,对头着陆”。

塔台指挥室,大家心里明白:今天的训练课目,每架飞机加油数吨,且每架飞机挂载4枚导弹,一旦火苗引燃油箱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对头着陆,不利的侧顺风更增添了袁伟着陆的危险系数。而空中多滞留几分钟,危险性又多了几分。

此时的战鹰,无异于一枚已经引燃、威力巨大的“定时炸弹”。

战机左发尾后的白烟清晰可见。袁伟如同坐在丝丝冒火、点燃引信的威力巨大的“炸药包”上……

“保持好状态,改平坡度。”塔台指挥员、该团副团长卢朝辉果断下令。

“检查右发温度状态,开加力!”袁伟在绝境中争取着宝贵的高度和速度,为迫降创造条件。

“关闭左发!”“左发停车!”危急关头,袁伟迅速恢复冷静,接连作出判断。

煎熬

特情处置一切尽在电光火石之间,此时袁伟做出了决定——操作飞机开始小坡度右转上升。

“起落架无法放下!”耳机里,袁伟报告。由于左发停机,液压系统被切断,起落架正常无法放下。

“跳伞!赶紧跳伞!”这句话几乎憋在所有人的嗓子眼。

“要不要应急放起落架?”袁伟请示。

但袁伟却只有一个念头:“我要把飞机带回去”。

如果此时放下起落架,飞机速度将受到影响,高度也会下降,可下面就是某机场大厅和近万人的村庄;如果不放,留给袁伟后续的处置时间就更少。

转场训练开始前,袁伟和战友们已立下“生死状”——遇突发险情,必须避开城区,只能驾机冲向不远处的湖泊!

塔台指挥员卢朝辉下达指令:“使用应急放起落架,暂时先不要放,等会儿再放!”

此时,由于飞机刚起飞,速度和高度都不够,在发动机起火的情况下继续直飞向前,很可能升力不足直接坠机,而左边则是200多米高的山峰,左转极有可能直接撞山。

“要对飞机负责、对飞行员负责、更要对人民群众负责,必须要等安全的时候再放。”袁伟瞬间领会指挥员意图,报告:“对正后放起落架。”

袁伟第一时间右转的操作,为后续处置赢取了机会。

宁可自己多一份险,也不能让人民多一份危!袁伟极力控制飞机,保持稳定性,竭尽全力去缩短着陆时间,早一秒着陆就少一分损伤,为地面就多留一分处置的余地。

在袁伟后间隔15秒起飞的僚机艾群驾驶战机跟了上来。

事后,卢朝辉说:“下达这个指令后,我的内心在煎熬!如果袁伟发生不测,我会内疚一辈子!”

目睹了前机袁伟撞鸟的特情,艾群迅速占据袁伟座机侧后上方,实时监控受损战机状态、火势情况等第一手信息。

由于袁伟的战机刚刚起飞就发生特情,属于满载飞行,比正常着陆的重量多数吨。为了引导袁伟实施超极限载重着陆,战友艾群驾驶另一架歼15战机一直伴随飞行,随时监控着受损战机的动态,与袁伟形成战斗伙伴,持续不断地为卢朝辉和袁伟提供飞机状态、火势情况等有力信息。

袁伟对战机受损情况不明,如果贸然右发加力,造成受损发动机起火停车,战机将完全失去动力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在艾群的信息指引和精神支撑下,袁伟靠着多年的技术积累,果断按照单发超重着陆要领,对正跑道、迅速检查飞机状态参数、应急放下起落架、打开着陆滑行灯等一系列动作有条不紊,有序实施,控制飞机状态,沿着跑道中线稳稳地滑向跑道尽头……

“右发未见明显损伤,无起火拉烟。”这个关键的报告,袁伟在绝境中争取了宝贵的高度和速度,也让卢朝辉下定了决心:“检查右发温度状态,开加力!”

“在指挥时,我已经感觉不到心跳了。直到袁伟脱险,我才听到了心跳声!”卢朝辉说。

听到身后铁杆僚机的实时情况通报,袁伟深吸一口气,集中精力,改坡度、开加力,飞机缓缓上升,逐步控制住了飞机状态。

同心

飞机遭遇空中险情,通过提高速度、拉升高度获取处置的时间与空间是最基本原则。

受损战机刚一接地,未等完全停稳,煤油大面积燃烧,飞机左发火势迅速蔓延,小火立刻变成大火,短短的几秒钟内发动机左发尾喷口至左侧机腹、机腹到地面油火连成一片,烟尘四起,火焰随时可能烧漏油箱,引起飞机爆炸……

空中起火,以最短的时间着陆,是避开险情恶化的最有效手段。

海军地勤官兵与某场站官兵密切协同,最终赢得了抢险时间,保证了人员安全,取得了飞机抢救的胜利。

而此时,袁伟必须提高飞行速度、拉升高度,随着时间的延长,危险系数也就越来越大。

某场站四级军士长靳许磊、上等兵陈志强奋不顾身,爬上随时可能爆炸的飞机,打开发动机舱盖灌水冷却,并用手持灭火器对机尾火点喷射,分秒之间一连串精准操作、安全处置、竭力抢夺,才避免了飞机更多损伤和地面更大附带损失。

战机左发尾后的白烟清晰可见。袁伟如同坐在丝丝冒火、点燃引信的“炸药包”上……

舰载机团机务分队长王目军,担心干粉灭火剂、消防水喷溅到座舱、淋坏设备,毅然冒着烟、顶着粉尘和消防水剂,冲上登机梯,快速认真清理座舱,立即关闭舱盖。当他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,全身湿透,整个人全部被干粉覆盖,变成了个“雪人”。

舰载机团副团长崔节亮、机械师吴月、机械师韩笑在消防车掩护下,贴近飞机,贴近发动机部附件,贴近燃烧点,按流程逐系统查找暗火点、检查油路、查看燃烧状态……

副指挥员、某部参谋长黄汗清说:“这次特情处置,全体指战员通力配合,处置完美,成功保全了战机,创造了战机撞鸟起火、载重超极限着陆、低高度、单发着陆等多种叠加危险下着陆成功的航空兵特情处置奇迹。”
来源:中国航空新闻网